平码破解版

时间:2019-10-15 08:05:40 作者:admin 热度:99℃

平码破解版实话说,我是很不好意思在神弓手这边发新书公告的,原因大家都懂。开新书时我就想着以一个纯粹的新人姿态去开始自己新的创作生涯,就那样默默写了半个多月,看着收藏每天十几二十个的涨,心中有种淡淡的喜悦,就好像回到了当初刚刚写神弓手的那个时候多得几位单主的热心推荐,新书书评区很...

朱雨雪愣住了,左思右想了片刻,她哪里见识过这种场面,又将这个难题交给了孙铭:你是男人,你来解决!

要不我在看看有没有什么贪腐的证据吧。孙铭想了想,继续翻看电脑,朱雨雪点了点头,脑袋凑了过来。

这些女老师也挺可怜的,被吴主任威胁,道貌岸然的吴主任居然如此的龌蹉,找了大约十分钟一无所获,图表之类的找了一大堆,就是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想想也是,在学校里**肯定怕被老婆发现,这些贪腐的东西瞒不住家里,老婆知道了也无所谓,这是人之常情。

万一学校来一个大彻查,翻看到这些证据岂不是倒霉,这些**被发现为了学校里的声誉也只会冷化处理,不会大肆的宣扬出去,而这些贪腐的证据一旦被发现,情况严重是会蹲牢房的。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孙铭猛的警觉,直接关闭了电脑,朱雨雪很惊讶,有可能是保安来巡夜,不至于怎么谨慎吧。

还没有想完,孙铭直接拉着他躲在了办公桌下面,紧接着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朱雨雪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同时心中的好奇心更加的强烈了,这家伙是这么知道外面来的不会是巡查的保安。

二个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办公室,吴主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朱雨雪凭住了呼吸,一个女人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吴主任的身上。

大se鬼,一大早上就想做那事。这女人说话娇滴滴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看的出正在脱衣。

孙铭毫无反应,朱雨雪一下子涨红了脸,她和姐姐二个人都是家里的乖宝宝,很纯洁的,男女之事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就连那种片子都没有看过。

这下倒好,直接来了一个现场直播,朱雨雪羞的不行,更难受的是现场直播旁边还有一个男生,由于里面的空间狭小,二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朱雨雪扭过头去,不去看这场面。

小心肝,你老公那里这么样了?吴主任非常的谨慎,询问了一句。

死鬼,放心拉,人家说来学校拿资料女人喘着气说道,紧接着传来了一阵少儿不宜的声音,朱雨雪脸红的就像是红苹果。

注意了一下孙铭,发现他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外面,一点反应都没有,神色中充满了戒备,朱雨雪有些诧异了,不是说男人都是**吗?

难道梦梦的哥哥是一个非常正直的男生,脸上的淡然不是装出来的,朱雨雪松了一口气,将身体往孙铭那边靠了靠,不过他可不敢将眼睛看向外面。

要说孙铭是一个正直的男人纯属扯淡,看到美女照样会心动,看到片子照样会撸啊撸,只不过在执行任务期间孙铭会心无旁骛,不敢有丝毫的分神。

在那些任务中,只要你稍稍放松一点就会有性命之忧,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这种香艳的场面见多了,记得在一个大的住处,蹲在隐秘的房间里见识过九女一男的激情场面,也不曾有任何的心动。

亲爱的,去沙发..激情的声音也不知过了多久,吴主任喘着粗气提议,紧接着二个人转移了战场。

好机会!孙铭灵机一动,小声的对朱雨雪说:你呆在这里,我出去看一下。

不等朱雨雪同意,像个猫一样钻了进去,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将手机设置好,小心翼翼的将手机摆好了角度,目标正是沙发。

这种事情干起来可谓是轻车熟路,就是装备太差了一些,执行任务的时候用的是超清的微型探测摄像头,体积和针头一般纤细,隐蔽性超强,

可以无视很多电子探测。

手机这东西就太落伍了,不仅体积太大,像素方面二者也不能媲美,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手机的角度,孙铭又钻进了桌肚。

我也出去看看朱雨雪有点好奇,这个女人的声音有点奇怪,爬过去的过程中无意中碰到了一滩水渍,一股浓浓的气味传了出来,朱雨雪想都不想就要失声大叫。

不好!孙铭吓了一大跳,这要是被发现了可就前功尽弃,

情况实在紧急,孙铭的手上也无意中触碰到液体,要是捂住她的小嘴会惹天大的麻烦。

直接将自己的嘴堵住了朱雨雪的小嘴,心中在暗暗的庆幸,早上走的急没有刷牙但顺手嚼了口香糖,朱雨雪吓的瞪大了眼睛!

孙铭的本意只想堵住朱雨雪的小嘴,可是她的嘴巴实在是太香甜了,里面的口水像花蜜一样甜,直接用舌头撬开了朱雨雪的牙关,舌头伸了进去。

孙铭的大胆将朱雨雪给彻底愣住了,这可是她的初吻呀,最起码要是个王子一样帅气的男生,被他夺走了算什么事!

更奇怪的是,身体突然变得很软,竟然无力反抗,孙铭反应很快,赶紧松开朱雨雪,讪笑了二声。

哼!朱雨雪在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以后有的是机会,直接将手中恶心的液体擦在孙铭的衣服上。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声音逐渐趋于平静,一阵开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传来了一阵关门的声音,二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坏蛋,这笔账我以后和你慢慢算!朱雨雪瞪了孙铭一眼,小声的说道。

现在说对不起肯定是没有用的,这样不仅没有任何的效果还显得没有担当,孙铭从桌上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顺手塞进了兜里。

这东西删了,不许传播出去!孙铭愣住了,这可是用来威胁他的证据,这都不让用拿什么制止他的软肋?

我说不许就不许!朱雨雪瞪了一眼孙铭,红着脸小声的说。

刚刚回忆起来了,刚刚那个女人正是他们班级的班主任老师,平时和蔼可亲,温柔善良,对她也挺照顾的,没想到会是这种女人。

那个女老师你认识?孙铭狐疑的看了一眼,眨眼就猜出了来历,朱雨雪害羞的点了点头。

先出去再说。。孙铭看了看手表,见现在的时间不早了,拉着朱可馨悄悄的潜伏出了办公室。

一直到小河边的树林二个人才彻底的放心,孙铭沉吟了一下,然后保证:你放心好了,我会给打个马赛克的,不会轻易泄露出去。

好不容易得到的证据说删就删也太浪费了,朱雨雪想了想也只好点头同意,转而恶狠狠的问孙铭:你刚刚偷亲我是故意的吧!

孙铭一听大汗,无辜的解释:我是那种人么?

是!朱雨雪回答的斩钉截铁。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这件事孙铭理一点都不亏,解释道:我手上有。

这一看连孙铭自己都傻眼了,手上的液体擦在了身上,朱雨雪也将那些东西擦在了自己的衣服上,现在是百口莫辩。

哼,就知道你是故意的!朱雨雪白了孙铭一眼,都已经被亲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能将办法解决,伸出了小手,然后说: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我咬死你!

你说好了。亲都亲了,现在一切的辩解都是徒劳的,孙铭索性看看这丫头到底会提出什么要求。

第一,在外人面前说你是我的男朋友!

第二,在外面面前说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

第三,无论再谁的面前都要这样说,期限是一年!

啊?孙铭听了瞪大了眼睛,这理由太奇葩了!

PS:晚上还有

摘了面具将倾城抱到床上,命人撤去木桶换进了花渡。

花渡被从被窝里挖出来的时候还是颇为闹心的,一听说是阿开叫自己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去了才知道,合着这两个人是来要药的,早说何必还让他来这一趟,干脆命人直接带回去就好了嘛。

非要折腾一趟,他严重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故意的。

甭管这俩孩子是不是故意的,毕竟那还倒着一个,就算是故意的,看在这么不要命的份上,就原谅他们吧。

大半夜的又跑了一趟回房间取药,回来见着阿开正拿着冰水浸过的布巾给倾城揉着额头上的包。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花渡觉得,似乎当初不该不管那个丫头是谁就撮合给阿开。

如今这样,他倒是撮合到一起了,但瞧着现在这样,真的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吗?

并未把药交给阿开,而是一挑眉靠到床边,嘴角邪笑着:你下手没个深浅,还是我来好好给倾城揉一揉,上上药吧。听说在忆城,他同墨心的关系可是好的很的,当然要好好关心关心他的小媳妇了。

来人啊。

小丫鬟推门而入:主上。

去把夏姑娘叫来,就说公子想要替本尊替倾城姑娘揉揉额头的伤。

把药瓶子拍在桌子上:算你狠!就知道这小子没什么好事儿,卸磨杀驴!

当初自己怎么就偷了懒,死活要做文官,到现在,连着墨心都打不过,倒是着实丢人。

呆了这么多天,虽说是跑了出来,虽然皇兄要把自己嫁给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货,但毕竟还是自己的皇兄,摄政王在朝里的势力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的,加之前段时间秦西的事,冷静了下来的倾城在进到这个山寨的第二天夜里便失眠了。一闭眼睛就是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货欺负皇兄。

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被这柱子一撞,反倒睡得安稳了。

半夜就醒了一次,隐隐约约见着床边坐着个人,还没等被吓清醒,耳边便想起了那人温润的声音:额头还疼吗?我替你揉揉吧。

哼唧了几声,只瞧着身形眼熟,声音似乎也听过,黑咕隆咚的也没瞧清究竟是谁,便睡了过去。

倒是阿开,守了半宿,揉了半宿额头,到了后半夜,睡的熟了,翻着跟斗的往床边挤。

阿开愣了愣,见倾城额头上得伤消的差不多了,方才褪去短打翻身去了床里侧,睡下前不忘了把刚刚摘到的面具戴上。

本来,深知倾城习惯的阿开还想着等倾城醒来都逗一逗倾城,结果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倾城。

咬着面具的边缘,倾城简直要气炸了。

这算什么鸟事儿,自己这分明是跑路跑人家的老巢里了不是。

话说,昨晚难得睡的好,导致今天一早没鸟叫没猫喊的,也没用二儿过来磨,自己便醒了过来。

但醒来后倒是真真差点把自己吓死。

瘦倒是瘦了,但脸上的面具昨天刚刚见过,倾城怎么会不认识,险些就叫了出来。

但最终,那口声音还是在倾城喊出来的时候被倾城咽了回去。

昨天觉得这寨主眼熟,今天瘦了下来瞧着更是眼熟,不趁现在把面具摘了等黄花菜凉了不成。

于是,破天荒醒的早的倾城手第一次这么欠的摘了那个寨主的面具。

面具摘下来的那么一瞬间,倾城很想再把自己敲昏了,重醒。

昨天还是那个啥的寨主,今天就变成花开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鬼,这是天老爷在玩她吗?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怎么办?怎么办?好想揍死他算了。

于是,阿开一睁眼,便是咬着面具瞪着他的倾城。

那一瞬间的确愣了那么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换上往时花渡挂在嘴角的邪笑:怎么,是谁惹本王的王妃如此生气了?

一手撑在倾城的身后将倾城圈在怀里,一手抚在倾城的颊边,唇擦过倾城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落在倾城的颈窝。

浑身一哆嗦,浑身的血气直冲上脸。

悦耳的笑声在耳边响起:王妃这是害羞了吗?

简直想要揍死自己,平时脸皮比谁都厚,也没少干调戏人的事儿,今天怎么就栽在这了呢。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王爷自重,本宫同王爷虽有皇兄赐婚,但毕竟尚未成婚,且本宫善妒,向王爷这样的丈夫,怕是要有几房侧妃侍妾方能侍奉王爷,若是有了本宫,怕是会搅的贵王府鸡犬不宁,万一意外了几个宠妃也不好不是,所以本宫会亲自同皇兄说,求皇兄撤回旨意,取消婚约,给王爷另赐美人的。

想了一遍,没什么落下的。

倾城觉得吧,这话说的也是够威逼利诱的了,你要是想你家太平就别娶老子,不然万一哪天老子看你那些侧妃不顺眼了,管你稀罕不稀罕,全给你意外了,而老子也会自己退婚,所以你就离老子远一点儿就行,回头老子会给你找个貌美如花的小娘们的。

但放在阿开面前明显不管用,只见阿开嘴角的笑意更盛,更是欺身倾城:原来王妃是如此在乎本王,宁愿不要本王也要独占本王,那本王如何能辜负王妃的美意。

倾城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那便就这样僵持着吧,总有你胳膊酸的时候。

正想着,门砰的一脚被踢开,门口闯进来个玫红的身影,身后跟着有些没精神的花渡。

进了门便嚷嚷着:倾城倾城,我听说你昨晚在寨主房里睡的在看见阿开那没带着面具的脸以及那双眼睛,瞬间没了声音悄悄退了出去。

被墨心拉着吃了饭才知道,原来是昨晚花渡被叫去送药时便吵醒了墨心,好凑热闹的墨心昨晚就差点儿跑了过去,花渡陪了半宿才熬到早上一早便找了过来。

对于墨心的这份精神,倾城还是佩服的,但又想起了些什么:你们是不是故意劫我上山的?

墨心满不在乎的干了面前的粥:对啊,我们就是阿开故意串通好了劫你上山的。

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没跑掉,一直被圈在鼓掌之间。

正说着,两个大汉扛着刀对墨心笨拙的行了一礼:姑娘,军师说了,寨主到了适婚年龄却并没有妻房妾室,准备去山下劫一个回来,要您代为打点寨子里的事物。

倾城一愣,这是听了自己的话准备放弃了?

瞧了眼愣神的倾城,回身对着大汉:此事寨主可知道?

回姑娘,正是寨主的意思。

盯了倾城半天也没看出来什么门道,撇撇嘴:去吧去吧。

见着大汉的身影渐渐消失,方才转向倾城。

是皇兄赐婚,本来就不是自己愿意的,倒是没想到还真的听了话找姑娘去了。

愣愣起身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三两步跑到花渡的房间,一脚踢开房门。

小啄一口杯中酒,阿开闲闲到: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开门方式。看来花渡的房门可要受苦了。

少废话。一巴掌排开靠过来的花渡:说吧,你们两个嘛呢!

扶着墨心做了下来,斟满酒:那丫头要退婚,阿开吃醋呢。

墨心一愣,就差笑出声了,半天方才缓过来,指尖颤抖着指着阿开:原来你也有被嫌弃的时候,原来你也有吃醋的时候。醋好,拌凉菜味道好,特别是陈醋。

本来花渡还是颇为担心阿开同倾城的,但被墨心这么一闹腾,再大的担心也散了。

拎起桌上的剩下的半壶酒:倾城酒量不好,但还是喜欢这杯中之物的味儿,想来你宜国特特上贡的御酒还是没喝过多少,剩下这些便拿去给倾城尝个鲜。

花渡不舍得看着自己拿被拎走的半壶酒,何止没尝过。

这半壶酒是宜国的皇帝得来的,世上仅剩这一壶,下面的人想要从他这里得好处,便偷偷将酒调来了他这里,这就被他拿去哄姑娘了,真真是,自己的墨心还没喝几口呢。

脑子里想着是回自己的小院,步子却不知拐到了哪里,不过瞧着这里风景倒是挺好,便坐了下来。脑子里空空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只坐在悬崖边呆呆的愣神。

不过这处悬崖倒是个顶顶好的去处,许是真的高,往下看,除了茂密的树林,竟然还有丝丝云雾缠绕山间。

若是真在这地方盖个小茅草屋,倒真的是个好去处。

正想着要怎样说服皇兄解除婚约放她在这过小日子,身后突然传来丝丝的声音,一回头,一条比她胳膊还粗的大蛇正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慢慢游走而来。

那一瞬间,倾城真的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知道不断的后退再后退,全然忘了身后的悬崖。

端着酒壶去了倾城的小院,本想同倾城说明白,却没寻找倾城的人,问了给倾城送饭的小丫鬟也不知道倾城究竟去了哪里,还是花渡寻来的消息,说是有人见到倾城往后山而去。

本来寻到了倾城下落也应该放心了,但不知怎么的,心里越发的放不下来。

沿着小路一路寻上去,正看见与蛇对立的倾城,而倾城的一只脚已经踩在悬崖边。

刚刚还想着要在这里住的倾城,在见到这条蛇后再也不要在这里住了。也不知道怎么的,从小便怕蛇,怕得死死的,有蛇出没的地方,便是数年过去,仍是觉得那个地方有着一股蛇身上的寒气。

正僵持着便遥遥见着阿开一身白衣而来,那时候,倾城真的第一次觉得,阿开真的是第一次那么像一个救人的神仙。

但神仙还没来得及救她,脚下一滑便掉了下去,那一瞬间,耳边满满的都是那句响彻云霄的:倾城!

她一定是第一个被蛇吓到跳崖的公主,一定是。

皇兄是不是再也不用同她操心了,阿开是不是没了她跟在身边,没了驸马的头衔,能好好抢几个温柔贤惠的姑娘当压寨夫人了。

那时候在忆城他说过要娶她的。她怎么这么笨,现在才想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昆虫病毒?顾主任脸上全是震惊,病毒博士不愧是病毒博士,单凭传送过去的资料就能够断定病毒来源,他也是深感佩服。**博士请进里面,我们一起深入研究。顾主任伸出一只手极为绅士地邀请**进入研究室一起探讨这个问题,能够跟顶尖病毒学家一起工作更是他的荣幸,相信**博士很快就...

云惜烟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很快就突破到了修灵的修为。宇文夜自从那次偷跑出来到现在已经是二十五天前了,云惜烟每天都会有一会的时间看着天空,想着两人的事情。云惜烟的修炼速度让君子玉几人惊讶,没想到云惜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从绿级晋级到了修灵。毒尸的事情,在宇文海安排巡视...你干什么,宛如,你什么都没有听我说,就这样的给我一个巴掌,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这样愤恨我,这倒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不过啊,幸好,我博果儿就是喜欢你骨子里面的泼辣。博果儿并没有被她激怒,反倒是看着她的样子笑了起来,看着她,博果儿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胜利了一样,心里面很是欢喜,当然...子时未到,三艘乙木御风梭便已趁着夜色缓缓驶离思过山,往北烈山方向行去。因为那臃肿不堪的船型大底,它们速度奇慢,不断发出的刺耳哐啷与吱呀声穿透静谧的夜,十数里远近可闻。饶像是三位暮年老人,正在絮叨着炫耀昔日征战外海时的赫赫武功。这种玩意,遇敌后追不上逃不脱,用在白山战局无疑...

各位今天请假,我要好好想想思路,京大百年校庆之后,这本书也便结束了,我要好好想想如何结尾。

那么就是红蝶堡的敌人了。

而眼前这个小女孩,凭她的年龄修为等特征也不难猜到,她正是红蝶堡的堡主,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你怎么知道?!蝶衣瞪着眼看着眼前的天缠膤,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早有准备,却也没想到她真的会是那么的年轻,如果那枚丹药真的是她炼制的话,那这位姑娘的炼丹天赋就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

无视她呆萌的反应,天缠膤冷冷的问道你就是蝶衣?

没错,我是蝶衣。不知为何,蝶衣总觉得自己在天缠膤的面前就像被压制了一样,根本拿不出平时当堡主的威严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红蝶堡。天缠膤自然的吩咐道,随后身影一动,就率先掠向回去的路。

蝶衣可爱的小脸一拧,很快跟了上去。

红蝶堡中心家族区域的会议厅内,天缠膤自然的落座在首位,随后眼神示意一旁的蝶衣坐下。

蝶衣哭笑不得的听命坐好,没办法,谁让她确实有求于人呢?

说吧。

见进入了正题,蝶衣小脸一肃,拿出一只药瓶放上桌,正是之前天缠膤赠予蝶老的那枚丹药。

这是什么意思?天缠膤神色不变道。

首先,我很感谢姐姐你对我爷爷的馈赠,我知道这枚丹药价值不菲,姐姐能随手送人,说明这在你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吧?蝶衣紧张的说道,张口就叫姐姐,也是为了拉近点关系,好提别的事。

继续说。天缠膤的面部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见她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蝶衣不由得心里没底,一咬牙道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其实我是想请姐姐为我炼制一枚四品解毒丹!当然,作为交换条件,我会把这枚四品血凝丹还给你并且支付一定数额的灵玉作为报酬。

天缠膤睨了她一眼,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会来找我炼丹吗?

蝶衣一怔,似乎才想起来这个重要的问题,本来见面时就想问清楚的,结果被打断就忘了。

为什么?

天缠膤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挥手聚起一丝灵力,操控者它们凝聚成一个人脸,正是那阴柔男!你认识他吗?

杨宪?蝶衣惊呼一声,脸色随即变得很难看,说道你怎么会知道他的?

他在你之前找到我,威胁我不要给任何人炼丹。天缠膤平淡的说道告诉我你所有的事,否则我不会自讨没趣。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蝶老和她挺投缘,天缠膤说什么也不会管这种闲事的。

这个混蛋!蝶衣气的捏紧粉拳就狠狠的往桌上砸去。

天缠膤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等着她的下文。

平复了许久后,蝶衣才缓缓的开口诉说道这个男人叫杨宪,是西城的霸主势力乾武宗的少宗主。他想要得到红蝶堡的一样东西,这东西对于我的家族来说非常重要,我不能给他,他就想尽各种办法打压我。

深吸了一口气后,蝶衣继续说道红蝶堡曾经也是这西城显赫一时的修炼贵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家族后辈的血脉天赋越来越稀薄,渐渐沦为了普通人。你也看到了,我爷爷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不过还好老天眷顾,到了我这一代居然奇迹般的又出现了修炼天赋,也正是因此,我们家族才得以保住了这偌大的家产。

原来是这样,这也不难解释为何这么大的古堡还会将外围租出去给修炼者住,想必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赚取灵玉的方法了。

如果不是因为西城城主的帮助和照顾,就凭我灵动初期的简陋修为,恐怕早就该被赶出西城了。蝶衣叹了口气道本以为只要熬到年龄进入尚灵学府后,我就可以独当一面,谁知道爷爷却在这个时候中了毒,医师说了这金蟾蛊毒唯有四品解毒丹可解,如果在这最后的三天内还找不到的话,我爷爷他就。

说到这里蝶衣已经泣不成声,毕竟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即便表面表现的再坚强,终究还是有她脆弱的一面,她粉嫩可爱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小嘴嘟道我明明知道是谁下的毒,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天缠膤不忍的伸手擦掉她眼角的泪珠,这个女孩能撑到现在也很不容易,虽说有西城城主帮衬着,却也不是面面俱到的,总有疏漏的地方。

而且城主府也不是会无条件的伸出援手的。

解毒丹我会帮你炼制。虽然天缠膤依旧是很淡漠的语气,但听在蝶衣耳中却是截然不同。

蝶衣擦干脸上的泪水,肿肿的鱼泡眼激动的看着天缠膤,哽咽道真的吗?

真的,不骗你。天缠膤点了点头。

谢谢你!听到好消息,蝶衣立刻破涕为笑。

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那个杨宪能那么快的得知我的消息,必定是在你身边安插了眼线,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下才行。天缠膤站起身来,继续说道还有,给我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我这就开始炼丹,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知道吗?

闻言蝶衣还没来得及多想,连忙答应道我会亲自给你守门,姐姐你就放心吧。

好。天缠膤满意的点了点头。

安静的室内炼丹房里,天缠膤闭目盘膝,身前悬浮的正是她的焚骨丹鼎,此刻顶盖上面正冒着浓浓的青烟,这表示鼎内已成丹!

一个圆滚滚的小家伙儿突兀的出现在了顶盖之上,正是许久不见的小丹宝!此刻的它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仰着头使劲的将小嘴对准青烟浓郁的地方,用力一吸~

嗖嗖嗖的两下,浓郁的丹香瞬间消失无踪,嗝~小丹宝可爱的打了个饱嗝,小小的触角摸了摸自己圆滚滚滑溜溜的肚皮,甚是满意,随后倒头就睡。

天缠膤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一团白花花的小东西懒懒的趴在她的顶盖上,口中还流出许多不明物体来。

用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把这解毒丹给炼出来了!

袭夜贴着我躺下来,侧过身,迷醉的眸深深锁住我,伸手,拨.弄我的长发,那令人依恋的暖,在我的心里,颤动了一下,留下淡淡细碎温馨的记忆。你想做什么?我淡淡地问了句,才发觉自己问得好无聊。这个男人的行为,我怎么会笨到猜不出。...

如果你可以和夜还有明一样叫我凌的话,我就去。

真的么?

一时激动的夏巫巫竟露出了本性,随即又恢复她冷若冰霜的气质,安佑凌看着异样的夏巫巫微微皱起眉头。

我的天呐,我怎么可以露出那种表情。

凌,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好。

夏耀明早已在学校附近的饭店订好了餐,恰好杨烁新和袁希夜也有自己的车,所以一行人一起到达。

夏耀明虽然有时不正经,但也只是和朋友之间,在公共场所,他的举止是很得体的,毕竟是夏伊娱乐文化董事长的长子。

我半小时前订了一个包厢。

工作人员查看记录后询问:是夏先生吗?

是。

好,请随我来。

工作人员在前面带路,把他们带到一个豪华包厢里,菜也基本上齐。

众人坐下后,一起开了香槟,庆祝聚在一起,成为好朋友。

夏耀明看到大家心情不错,终于说出自己邀大家来的目的。

大家都知道我是学校篮球是社长,升了高三以后,学业会变的繁忙,所以社里好多打球打得好的同学全都弃我而去了。但是两个月后,我们和国昌高校有一场友谊赛,听说他们很厉害,光靠我和社里几个高二的学弟是打不赢的,所以我想邀请凌和夜加入我的社团。

篮球社么?好啊,我最喜欢打篮球了,凌,我们一起加入吧。

袁希夜根本不用说,一定第一个上前,至于安佑凌,他那么怕麻烦,应该不会参加吧。

如果夏巫巫愿意当篮球社经理,我就加入。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夏巫巫,她看向安佑凌,难得的看到他嘴角有一点弧度,然后就不争气的被迷住了。

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笑容,既然笑起来那么好看,为什么又不舍的笑呢?

夏耀明拍拍神游的夏巫巫,反应过来后的她,又开始懊恼自己被别人的美色迷惑。

巫巫,凌要你当经理才愿意加入我的社团。

哥,你知道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没事,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凌和夜的能力我知道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训练。

好吧。

听到夏巫巫同意,狡猾的夏耀明又开始打起杨烁新的主意。

夏耀明,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家小新。

黎晓菁弱弱的抱住杨烁新,好像他会被夏耀明吃掉一样。

嘿嘿,小跟班,你老大都来我社团了,要不你也加入吧,我知道你篮球也打得不错。

杨烁新一句话不说,先是看看夏巫巫,等到她点头后,他才缓缓同意。

啊,小新要去篮球社啊,我也想去,可是我已经答应紫幽和她一起加入舞蹈社了。

黎晓菁在那边纠结的就快哭出来,善解人意的陶紫幽忍不住笑了。

算了吧,看你笨手笨脚的,万一练舞的时候扭了摔了我可赔不起,你还是和巫巫一起去篮球社吧。

紫幽你真好。

满足的黎晓菁忍不住抱着陶紫幽撒娇,真是谁都拿她没办法。

收获颇丰的夏耀明举着酒杯站起来说:好,预祝我们篮球社初战告捷。

七个酒杯碰在一起,七股不同的青春风相互摩擦,融合。

春水长,谁的梦淹没了草香?翌日,清晨一早。睡眼朦胧中,嘹亮的号角就响彻了营地。周围方圆十里,一波波军中斥候(斥候分为军中斥候与谍者斥候,在夜深人静时,披星戴月的侦察着,不知疲倦,不敢倦怠。吕布手持方天画戟,如一颗青松站在校场前,比军中所有的将士都来得更早,每日不间断...这是一只巨型的八爪蜘蛛怪,通体金黄,八根锋利细长的爪子,仿佛是八根通天之柱。头部长着四只复眼,冒着金色的光芒,正冷冷的盯着黄金秘会会主。而让黄金秘会会主感到恐惧的并不是它的庞大体型,而是这只八蜘蛛的腹部,有着一只漆黑如黑的漩涡口。这个漩涡口像是一个无底的深洞,每一刻都在从...

可能很多读者朋友还在等着《百鬼夜行》的更新,在这里说一句,百鬼肯定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但不是在这里。

至于详细是在哪个网站,这里不太好说明。

说一下蚊子最近的新书吧,一本《最强大师兄》,一本《丧尸是怎样炼成的》

大家搜素书名加作者名文轩宇,想必就能找到我的书了。就这样~

那么你呢?你又是为什么而来?日本皇族的殿下,心机都深沉不可小看,欲仁也一样,从他第一眼看见果星谟的时候,他就知道,眼前的女孩绝不是表面看着那么简单,在她淡漠而平静的眼中,他看见了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成熟。果星谟沉默不答,心底的痛却悄然地再次被唤醒,她是杀人犯的孩子,从...独眼噎住,他不过是随口说说,就觉得姑娘家都喜欢那种玩意儿,都怪自己家那臭婆娘,一天到晚在他耳边唠唠叨叨,说要买什么百合牌化妆膏,别的牌子的还不要。  这下好了,出糗了吧!  他嘿嘿笑着,想掩饰尴尬,那就换别的,少小姐看上啥喜欢的,告诉叔,叔给你买就是! ...

小暖的手抚过了真颜面上每一处肌肤,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道你说这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呢?,随后她的手滑到了真颜的嘴唇上看看这唇线,这眉眼,可真是黄金比例呀!小暖是认真的欣赏着美颜,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慢慢睁开的眼睛摸够了没有?听着有人问话,小暖条件反射的回答道当...严赫原先想将这些知道此事的人都杀死,可惜他体内的魂气所剩不多,将这些人杀死,必然会耗费不少魂气。更何况,如果严赫离开琉璃海的时候,被其他弟子看到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出来,必然会有人心生怀疑,万一有人追查下去,对于严赫的处境怕是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带着这些人,看到的人最多以为没有离...496皇甫悠然迈着步伐悠然而来,扫了眼在座所有人,英俊的面容并没有随着年岁流光而逝去,反而多了几抹沉寂和深峻。看来,朕没有迟到。众人闻言,纷纷皱了皱眉,太狂妄了!香烛在他踏进大殿的那一刻轰然塌下。时间到了。落了座,早已坚持不住的朱煜急急开口,这人也来了,昭...

关于平码破解版跟平码破解版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平码破解版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河南快3 浙江11选5 河南快3 江苏11选5 福建11选5 广东11选5 江苏11选5 湖南快乐十分 福建11选5 广西快3